人生有13的时间在睡觉,关于睡眠的10件事!(下集)

6.现在人的睡觉方式和过去的人不同

除了极少数人,比如柴契尔夫人每晚只睡4个小时也完全没问题,而大多数人都会很晚才上床睡觉,睡上七八个小时。不过,据美国维吉尼亚理工学院历史教授罗杰·艾克奇介绍说,过去人的睡眠方式不是这样。

艾克奇教授曾基于16年的研究在2001年发表过一篇相关论文。艾克奇教授随后出版的《当白天结束》一书中,有大量的历史资料证据显示,几百年前,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们,都会分两次不同的时间段进行睡觉。艾克奇教授通过对2000多件日记、法院记录以及文学作品等资料的研究发现,人们会在黄昏来临后马上睡一觉,随后会醒来几个小时,然后在进行第二次睡觉。

艾克奇教授认为,这就意味着,我们的身体有着一种自然的倾向性,倾向于阶段性睡眠。不过,不是所有的科学家们都同意这个观点。其他研究人员发现,现代社会中的狩猎採集群体也都是一次睡够,儘管他们也没用电灯照明。这就意味着,两阶段睡眠并不是人类固有的现象。

据艾克奇教授介绍,从两阶段睡眠到一阶段睡眠的转变,发生在19世纪,因为家用照明设备让睡觉时间变得更晚了,而起床时间却没有相应变化,照明状况的发展改变了人体的生物钟,而且,工业革命也更强调生产力水準和工作效率。

7.手机正剥夺青少年的睡眠

根据睡眠领域的专家表示,青少年每晚的睡眠时间需要达10个小时,不过,几乎一半的青少年睡眠都不够这幺长。卧室应该是休息的地方,但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例如:电脑、手机等分散注意力的东西,这就让青少年们更难以入睡。

目前,娱乐类型多种多样,前所未有,更具引诱力让人保持清醒。电子设备散发出来的蓝光,也会让我们睡意降低。而且,各种活动行为本身,不管是和朋友聊天还是看电视,都会在本应休息的时候给我们的大脑带来刺激。

英国数字警觉(Digital Awareness UK)与校长大会(Headmasters and Headmistresses Conference)倡议进行夜晚“数位戒瘾”,在熄灯前90分钟把移动设备放一边。去年,这两个组织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,年轻人中,上床后查看手机的人占比处在高位。

8.睡眠紊乱就诊人数急遽上升

现在,越来越多人人去看医生,诉苦说睡眠有问题。今年六月,我们通过分析英国国家健康服务署的统计资料发现,过去的十年间,睡眠紊乱就诊人数每年都在上升。

据盖伊圣托马斯医院睡眠紊乱中心的神经医学谘询医师盖伊·勒斯克资纳介绍说,有多种因素导致这些人数的上升,不过,最主要的因素可能是肥胖人数的上升。

据盖伊所接触的病例中,最常见同时也是增长最快的一个问题是睡眠中呼吸暂停,即睡眠中气管不通,呼吸停止,这与体重有很大关係。据盖伊介绍说,媒体也起了一定的作用,主要是因为,人们看到相关报导后或网上搜索他们的症状后,可能就会去看医生。

治疗失眠的话,建议採用认知性行为治疗方法,而且,医生们越来越认识到,他们不应该开失眠药方,不过,很多医生还是会开药,主要是因为,不开药治疗失眠的办法还不太普及,特别是在小地方。

9.每个国家的睡眠状况不太一样

有项针对20个发达国家睡眠习惯的研究。该研究发现,人们上床睡觉的时间和睡醒的时间,相差可达1个小时,不过,总体的睡眠时长在不同国家却大致相当。总体来说,若人口中平均上床睡觉时间较晚,睡醒的时间也会相应较晚,不过情况也不总是会这样。研究人员的结论就是,社会因素的影响,包括工作时长、上学时间、休闲癖好等所具有的影响,要比白天黑夜迴圈等自然因素所具有的因素要大很多。

比如,在挪威,随着一年四季的轮换,每天的光照时间可从0到24小时,而该国人口一年四季的睡眠时长差别平均只有半个小时。在诸如英国等国,随着季节的变幻,白天黑夜时长会变化很大,而在接近赤道的国家,白天黑夜时长变化就非常小,而在这两类国家中,人们的睡眠时长一年四季却都大致一样。

不过,源自人工照明的影响的作用会如何呢?针对分别位于坦尚尼亚、纳米比亚和玻利维亚三个国家的三个没有通电的社区的研究显示,那里人们的平均睡眠时长为7.7个小时,与发达国家大致相当。这样看来,睡眠时长在全世界範围内都相当一致,只是我们上床睡觉的时间和睡醒的时间稍有区别。

那些没有通电的社区居民,并不会天一黑就马上睡觉,而会在日落三个小时左右后睡觉,一般在日出前睡醒。该领域的很多研究都显示,人工照明会延缓入睡时间,不过总体上并不一定会导致睡眠时长缩短。

10.早起鸟和夜猫子各占1/3?

现实生活中,总会有些人会早起,有些人会晚睡,关于这方面,我们甚至已经有相应的基因证据来佐证这些现象。不过,人工照明的使用,貌似已让这种现象更为显而易见,特别是对于那些倾向于晚睡的人们。若你已经倾向于夜猫子型,那幺人工照明的使用,会让你更晚睡。

约有30%的人会倾向于早起,有30%的人会倾向于晚睡,另外40%的人处于两者之间,儘管总体来讲,早起的人要比晚睡的人稍微多那幺一点点。不过,我们也确实能够对我们的生物钟施加一定的影响。倾向于晚睡晚起的人,可在夜晚减少光照时间,并在白天确保能有更多光照。

一个研究团队把志愿参加研究的一群人聚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地方,在聚居营地不使用人工照明,只需48小时就能让志愿者们的生物钟往前提约两个小时。志愿者身体中,帮助身体进入睡眠的褪黑激素荷尔蒙的浓度,升高的时间会提前开始,志愿者的身体準备入睡的时间就会距离日落时间更近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